•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  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往生

白真居士談外公黃念祖居士往生瑞相的兩封信

時間:2016-5-13 1:28:54  作者:妙音  來源:妙音網  瀏覽:392  評論:0  微信分享親友

白真居士談外公黃念祖居士往生瑞相的兩封信

  為法獻身 瑞相昭著 
 ——報導北京黃念祖老居士往生事跡的二封信
 (白真居士)


  按:
  北京黃念祖老居士已於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安祥往生。老居士顯密雙修,宗教兼通,特別弘揚凈土念佛法門,連年來不辭勞瘁,注解《大乘無量壽經》,普利群萌,功不唐捐。現老居士之外孫白真居士寫給本人的二封信,介紹黃老居士種種往生瑞相。善愿見者聞者,仗此因緣,真為生死,發菩提心,信愿念佛,同生極樂。
  馮智真合十
 
  (一)

馮先生:您好!

  我是黃念祖上師的外孫白真。報告您一個沉痛的消息,我外公已於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往生。

  他老人家今年的主要任務是完成《無量壽經白話解》。他常與我們說:「我以前注的《大經解》,一般水平、一般根器的人是閱讀不了的。《白話解》出來之後,將會有許許多多眾生受益啊!」因此,我外公不顧自己八十歲高齡且體弱多病,拼命注書。此《白話解》決不是僅僅把《大經解》譯成《白話解》,而是在《大經解》的基礎上,又有很大的發揮,許多精彩絕倫之處是《大經解》所沒有的。由於眾生福淺障深,此書只完成了半部,現在我們正在整理手稿。
 
  上師每日除了趕寫《大經》之外,還要完成自己的定課。(一日念三、四萬佛咒,修一座大法),因此,天天在深夜一點之後才能睡覺。(我外公常與我們講:「任何事情也不能擠掉念佛!」)由於長年吃素,營養也很不好,尤其是午餐,我們全上日班不在家,他老人家就自己利用昨晚的剩菜剩飯燴在一起,吃一碗稀菜粥,可就是這碗菜粥也經常是糊的。他老人家一寫書,經常忘了火上燒著東西。
 
  一次,我在院中即嗅到一股糊飯味,我想是誰家的飯糊了,再仔細一嗅,像是我外公屋里冒出的。我過去推開屋門,滿屋的煙,我的心一下子揪緊了,我知道,我外公從來不出屋,他又有心臟病,這么大的煙都未察覺,一定是心臟病發了。待我慌恐的轉頭一看他的書桌,我的眼睛一下子濕潤了。他老人家為了報佛大恩,為了弘揚佛法,為了救度眾生,完全忘我的注書,一點兒沒有感覺到刺鼻的濃煙。我掉著眼淚跟他說:「這粥不能吃了。」他卻笑著說:「這飯就很好,不要在吃上花費精力和時間。」於是他盛了一碗黑乎乎的菜粥,津津有味的一邊吃,還一邊笑著跟我說:「我現在過著神仙般的生活,拿誰的生活跟我換我都不換。人生極樂是甚么?是法樂啊!」
 
  在三月十六日至十八日,上師連續三天給一個人講法,每天都講得很晚,因此擠掉了許多本來是用來念佛的時間,晚上就得加班完成定課,因而這幾天睡得更晚。
 
  十九日晚,他老人家突覺嗓子不適,坐在床邊拿藥,手把藥拿起來,人已困得打了盹,一個瞌睡過來,人就從床邊栽下,摔在椅子棱上,他老人家竟一聲沒吭,強忍劇痛,以常人難以想像的毅力摸黑爬上了床,到第二天早晨,他老人家竟輕松的告訴我們:「我昨晚摔了。」我們當時還都不信,以為外公在開玩笑。後來一檢查方知,是骨股粉碎性骨折,受傷的大腿已出現一大片紫黑色的瘀血。就是這樣,老人還說:「我這個歲數了,腿能不能好都無所謂了,好在腦子好使,手能活動,我就是癱在床上,也要把《白話解》完成。」
 
  這一摔,引起他許多宿病復發,心臟、肺、腎都惡化。我外公一生不愿去醫院,不愿住院,更不愿死在醫院。還是為了完成《白話解》,才同意我們送他去醫院,盡最後的努力。
 
  海內外弟子聞訊要來侍奉,我外公回電:「誰也不許來,都在原地念佛,就求我能完成《白話解》。」
 
  於三月二十六日午時,我外公病愈加重,嘴張幾下,已無法說話,此時他極為超然輕松的一笑,令我等無不感到:「他心中甚么事都沒有了,輕爽極了。」此後,他再無表示,直到二十七日深夜一點零七分去世。
 
  我等趁深夜,抬靈至家中。由家人和外公在京弟子,晝夜念佛七日。天氣高溫,我等又無任何防腐措施,然遺體不但無異味,反而有多人嗅到奇香。四月三日火化,已是去世的第八天,我抬遺體時覺得遺體柔軟,手指都能活動,并感到明顯變輕,時而發出奇香。
 
  火化後,我外公隨身帶去的念珠經大火而不壞,遺骨潔白如玉,并從骨灰中先後拾得五色(紅、黃、白、綠、黑)舍利三百余粒。(由於我等毫無經驗,火化當日即找舍利,至使許多正在形成的舍利被夾碎)
 
  祝 精進
 
  下愚白真合十
  四月二十六日
 
 
  (二)

馮老居士:您好!
 
  接連收到大函,得知您欲於近日印刷一部分佛教活頁文選,用以專門介紹我外公往生情況。這正是我目前最想做的事情,它對於弘揚正法,增加大家的信心都有非常殊勝的意義。現我先就我所知之一些瑞相稟告如下:
 
  在遺體停在家中,我們晝夜助念期間,美國的葉太太多次嗅到遺體發出的奇香。在四月七日的遺體告別儀式上,美國的周佩臻女士也嗅到奇香。(葉太太和周女士均為我外公之美國弟子,在聞知我外公往生後,便火速飛抵北京。)
 
  在三月二十八日凌晨,齊阿姨在靈前助念時,聽到遺體處,我外公也在與大家一起念:「南無阿彌陀佛」。(齊阿姨乃我外公之在京弟子。在七天助念中,她念佛之誠之切,我們無不感動。)
 
  在四月七日八點至十點,於八寶山禮堂舉行了告別儀式。(有數百人參加)。在十點十五分至十點五十分進行了火化,由於要觀看火化的人太多,結果全被請了出來。只有兩位比丘尼(北京通教寺的昌圓師和圣慧師)偷偷鉆進了火化控制室,她們通過火化監視閉路電視,可以清晰的看到火化的情況。她們親眼見到遺體在火化的期間,三次放紅光和綠光,并見遺體上空呈現由光組成的白色蓮花。
 
  在四月二日,即我外公往生之第七天,臺灣蓮華精舍的沈居士在其家中佛堂為我外公助念。當他念到極為清凈處,突一發心,頓見(供於我外公靈牌前面的)油燈燈芯竟蹦出兩粒舍利,(油燈正在燃燒)。現此二粒舍利已供於舍利塔中。(沈居士乃我外公在臺之密宗弟子。)
 
  在三月二十七日,陽歷四月二十九日凌晨,費廣(是我姨的孩子,今年八歲,一直在我外公身旁,并深得老人之疼愛。)夢見她與許多人(包括她媽、我和我弟等她所認識的和好多她不認識的)一齊乘白云去參加法會。走著走著,突見空中出現一座由各色寶石砌成的大殿宇(面積有幾個天安門廣場,高在二、三十米)。大殿非常莊嚴雄偉,并一閃一閃的發出金光。大殿周圍被竹林環抱。(在夢醒後,我們問她這是哪里?她說:「這是紫竹院啊!」我們問:「你怎么知道?」「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的,反正我就知道是紫竹院。」(紫竹院實乃觀音道場)
 
  棄云登階步入大殿,見大殿兩側各有一排紅色大柱,柱子盤有金龍。殿頂似玻璃一樣透明,殿墻似水晶一樣發亮,但不透明。還有許多凹在墻內的壁龕,它們均勻分布排列在兩側墻上,每一壁龕中有一尊金色立體佛像,佛像身上披藍色飄帶,在每兩個壁龕中間,墻上又掛著一幅彩色佛菩薩像。殿內墻上到處都鑲嵌有各色寶石,四處放光。(醒來後,小廣眉飛色舞的說: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、這么高、這么漂亮的地方。到處都是寶石,到處都在放光,走到哪里都像走在地毯上,軟綿綿的。)
 
  在大殿正前方,見外公身披大紅袈裟,(袈裟上綴有七色寶石,閃閃發光),半跏趺坐,座下是一大朵由紅色寶石做成的蓮花,(蓮花直徑有一米多,花下有水,無荷葉,有莖,蓮花高出水平兩、三米),半伸的一條腿之腳下又有一朵蓮花。老人家一手持鈴,一手持鼓,正在給大家講法。外公頭上呈現一特大光環(光環約有洗衣盆大小),并發出金黃的光芒。外公身後,左右兩側各有一童男,盤坐於小蓮花上。姥姥出現在右側(我姥姥已在一九七八年往生),端坐於淡黃色蓮花上聽法(蓮花也高出水面一、兩米),頭上有紅色光環,身後也有兩名童女坐在小蓮花上。
 
  在大殿兩側,各有五尊金色佛菩薩塑像,坐在凸起於地面的粉紅色蓮花上(蓮花下無水,無蓮莖)。下面聽法的人分七排,年長在前,年幼在後,(小廣在最後一排),都坐在地面畫的蓮花上,地面上非常柔軟,像是坐在席夢思床上,每人頭上都有一些光,但不十分清楚。她坐不住,跑到殿外去買吃的,可是不用掏錢,想吃甚么就來甚么,一想就有。
 
  在殿外竹林中,有一位穿白衣的觀音菩薩正在靜靜的散步,手中托一小花瓶,瓶中插有一支青柳。(後來,我們問小廣:「你怎么知道這是觀音菩薩?」她說:「和佛堂畫像中的觀音菩薩一模一樣!」)地面上長著像雪花一樣晶瑩的小花。林邊有一簇簇芍藥花,花朵呈紅、紫色,有托盤那樣大,天空有一只多彩的鳳凰和一條金龍在起舞,空中還有許多彩云。

  費廣在做此夢之前,我們從未跟她說過任何極樂世界的情況,我外公也只跟她說過:「在極樂世界,想要甚么,就有甚么,想吃甚么,就來甚么。」
 
  此夢,小廣不僅大體輪廓清晰,就連許多細節都非常清楚。我認為很殊勝、很吉祥,因此匯報給您。
 
  在四月八日上午,我們從骨灰中挑出五色舍利一百余粒,堅硬不壞念珠三十多粒,(在場二十余人都看到了,可惜大家都忙於分骨灰,竟忘了拍照。)已有 50%的骨灰,近百粒舍利及二十余顆經大火不壞念珠被美國、臺灣、昆明蓮花精舍及廣化寺請走。現我處仍有50%的骨灰,有五色舍利二百余粒,(在火化後第八天又從骨灰中挑出二百余粒舍利),前後共獲舍利三百多粒,念珠十顆。我將立即拍照、沖洗,盡快寄給您。現在我先將老人家之遺像奉贈給您。(另寄)
 
  我從小在外公身邊長大,從他老大家身上,我學到了許許多多東西。應如何做人?做甚么樣的人?為甚么活著?怎樣活著才有意義?他老人家常教導我們:「要利他啊!要報佛恩啊!要報眾生的恩啊!」我可以毫不夸張的說:「父母賜與我生命,外公賜與我慧命,他是我的外公,更是我的人生導師,他指明了我一生所要為之追求奮斗的方向。」
 
  祝您 健康快樂
 
  晚輩 白真 合十
  於五月四日夜

標簽:居士 外公 祖居 

Copyright 2005-2017 Powered By 妙音網絡 冀ICP備11021544號 公安部備案 35010402350175號

(助印經書與迎請經書請聯系) 手機:18-65-0-054-11-8(網絡方面管理和站務之事請聯系手機)  妙音網微信公眾號:miaoyinwang
隨喜贊助妙音網絡維護與弘法

簡繁字體線路切換簡體妙音網線路    繁體妙音網線路  直接進妙音新聞網中...   主持人發表弘法處...   妙音社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