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  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諄諄教誨

《壽命是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》連載五

時間:2017-11-13 5:02:51  作者:妙音  來源:妙音網  瀏覽:2  評論:0  微信分享親友

《壽命是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》連載五

 

 拿香的手,念經的口 

    小時候,不知道為什么,我的肚子很大,而且越來越大,跟一般女孩子懷孕幾乎完全一樣。日本大夫堅持要動手術,拿掉“肉瘤”。但這個會長大的硬塊,也有大夫說是肝腫大,或脾腫大。

    爸爸因為從事抗日活動,被當時統治臺灣的日本政府抓去坐政治牢,家里只剩和外婆相依為命的可憐媽媽。到底這個手術能開嗎?這么小的孩子,真能動大手術嗎?

    外婆和媽媽到處求神問卜,祈求神明做主告訴她。后來,我開了刀,因為大夫說:“開或許會活,不開則一定死”。外婆和媽媽只好認了。因為當時那般緊急,已別無選擇了。

    我自出生沒多久,便嚴重缺血、缺氧,所以,一直長大,一直在生病。大夫告訴外婆和媽媽說:“這么虛弱的孩子是鐵定養不活的,即使硬撐,也不可能長大成人,又縱使能長大成人,也是沒用的藥罐子,一個廢人罷了。”

    外婆和媽媽還有爸爸都為我吃長齋,并且虔誠皈依佛門,每日燒香、念經。

    我到了小學四年級,不知為什么,整整躺在床上一年,全身一點體力也沒有。

    外婆和媽媽每天扶著我下床,教我學習三跪九叩,教我打起精神拿香,教我念經、念咒。可是,我一直動不動就高燒到胡言亂語,兩手不聽使喚。

    外婆和媽媽輪流守在病床。

    外婆習慣喃喃有詞地念些小段經文,加持一些短短咒語,為我祈求神明的庇佑呵護。或許,又燒又燙的體溫使頭腦熱昏了。我很令老師失望,竟然都已十一歲了,連基本一、二、三都教不會。

    外婆安慰媽媽說:“這孩子能活就好,其它就隨緣了。”外婆相信我只要能保持一雙干干凈凈能拿香的手,和一張干干凈凈能念經的口,這一生就可以平安了,其它的懂不懂都沒關系。

    我早晚靜靜躺著,似懂非懂地聽外婆緩緩解說什么是拿香的手,什么是念經的口。

    外婆說:“拿香的手,要干干凈凈,不偷不竊外,還要不殺生,不傷害任何有生命的東西,不攀折花草樹木,不打人,不拍桌子,不做對不起父母的事或壞事。

    又說:“念經的口,要干干凈凈,不說臟話和謊話,也不說氣話和罵人的話,不挑撥是非,不欺不騙,老老實實,原原本本,只真不假。”

    我每天聽,每天昏沉中,一字一句地盡量吸收,這樣反反復復,直到外婆九十二歲逝世為止。但這些千叮嚀又萬叮嚀的庭訓,直到我今年六十二歲了,仍在我耳朵里縈回不斷。

    我因為身體太弱,一直到大學畢業,在家里都由外婆陪我睡,每次外婆都十分不放心地緊緊摟抱著我,怕我半夜突然斷了氣。

    外婆臨終告訴媽媽說:“這孩子一定會活下去,因為這孩子有一雙拿香的干凈手,和一張念經的干凈口。”

    其實,從小到大,我的病都沒改善,也沒什么進步,除了輸血、吃藥、打針,還是輸血、吃藥、打針。

    我高二升高三時,因缺血缺氧而無法發育,導致身體失常,又病了一年多。

    在我三十六歲時,我因延誤輸血,而昏迷長達十一個月,成了植物人。

    到了四十四歲,我整年高燒不退,找不出理由,前后病了十多個月才下床。

    五十四歲到五十八歲間,開了一刀又一刀,以醫院為家。

    六十一歲因缺血、缺氧,引起下肢嚴重潰爛和壞死,一樣開了一刀、一刀又一刀,治療十六個月,到出院回家,仍然下半身癱瘓,無法自己行走。

    以上就是所謂的海洋性貧血成績單。

    醫生說:“這樣的身體真值得您活嗎?”

    大家都不相信,我能在這樣的生生死死中,荀延殘喘地活到今天這個年紀,而且還成家立業,兒女成群。

    外婆說:“每個人都有天生的任務和使命,也都有他降生世間的特殊理由,誰也不能取代他的角色,所以,無論如何都要勇敢地活下去。”

    很多人問我撐持到六十二歲的秘訣,我說:“一雙干干凈凈夠格拿香的手,和一張干干凈凈夠格念經的口,如此而已!”

    您相信嗎?真的,就只有這樣而已!

 

新  年 

     新年要有新臉。

     經典上說 “佛心佛相”。也就是說:存什么樣的心,便顯現出什么樣的臉;而有什么樣的臉,便過什么樣的日子,出什么樣的事,碰什么樣的命與運。

    美國總統林肯說:“自己的臉要自己負責。”當然自己的幸與不幸,富與貧、成與敗或順與逆,也都是自己主導出來的,當然也都該自己負責。

    新的年要努力出一張新的臉。不是愁眉深鎖的苦瓜臉,而是充滿喜悅的圓滿臉,是既幸福又幸運的慈祥臉、這樣,您改變了您自己,包括健康、財富、名譽、地位等等,也改變了您周遭的整個世界。

 

為什么要戴佛珠? 

     “佛珠”的本意是“弗誅”,戴在身上隨時提醒我們:不可誅殺任何有性命的東西,包括人、動物、植物,而且要想盡一切辦法來維護對方的生存,讓他們也能安心地活下去。

     有些人原本有很長的壽命,可是他卻誅殺太多的小生命,使這些小生命都沒有能夠活到它們該活的歲數,所以,神把這筆帳記到他身上,把這些小生命短少的歲數,從他的壽命中扣除了,因此,他便變得很短命。

    有些人原本只有很短的壽命,可是他不但很疼惜一些大小動物、植物的生命,而且很有愛心地照料它們、呵護他們,使它們的壽命延長了,增加了。這些延長的、增加的壽命,神也分毫不少地算在這人的生死簿上,使他的壽命也隨著延長了,增加了。

    人之所以會死,不是因為他得了不治之癥,而是因為他的陽壽已盡。很多人車禍死,墜機死,或各種意外,而突然一命嗚呼。這些人并沒有得什么不治之癥,但該死的時侯,也一樣死了。

    人應該自己去努力一點一滴地延長增加自己的壽命,為延長壽命與增加壽命最好的方法,便是不殺生,而放生。

    當您不殺生,閻羅王也必不殺您;而當您放生時,閻羅王也必放您一條生路,讓您活下去。

    我是一名絕癥病患,出生時便得了海洋性貧血,而被醫生宣告死亡。我的骨髓沒有造血功能,所以,不到周歲便靠輸進別人的血液來維持危脆的小生命。我外婆和我母親,曾走遍全省各大小角落訪求名醫和秘方,希望能治好我的病,但直到今天,仍然是“醫藥罔效”,除了消極地輸血外,還是輸血。

    我外婆和我母親千叮嚀、萬叮嚀,總是要我不可傷害任何有性命的東西,要我想盡辦法來保護一切有性命的東西,讓他們平安地活下去,這是一命抵一命,并為我帶上佛珠,以提醒我:千萬不可犯殺生戒。

     我從小便經常昏迷不醒或休克,醫生總是警告我媽說:“這孩子沒有明天,沒有未來。養也是白養,活也是白活,何必花這么多錢來硬撐呢!不如放棄算了,也才不會拖垮一家大小的生活和生計。”

    但我還是活了下來,雖然很辛苦,很辛酸!很多人問我:“您能存活到今天到底靠的是什么?”我說:“佛珠——永不殺生的誓言和終身戒嚴。”

    希望您也能戴上佛珠,也能守不殺生戒,這是自己對自己的誓言。只要能如此,相信您必能增福添壽,而順利成家立業,兒孫繞膝,并長命百歲。

    謝謝您!

 

附:殺生的定義 

     一、殺人性命:殺死有性命的東西,使活生生的動植物,喪失寶貴的生命。

     二、奪人生機:剝奪別人賴以維生的機會或工作。

     三、斷人生路:使人或動物無路可走而陷入死亡,如塞螞蟻穴等。或買賣殺價,使人血本無歸,無法養家活口。

     四、逼人走上絕路:或言語,或肢體行為,使人受刺激或嚴重傷害,而活不下去。

     五、搶人生意:買賣時不擇手段,或爭或搶,使別人之生意,落入自己手里。

     六、竊占救濟金:服務公職,竊占救濟苦難之公款,使等待救濟的人,失去救濟。

 

念  佛 

     我從來不相信念佛會有什么用。

     小時候,外婆為我每天念佛,媽媽也為我每天念佛,但我總覺得這只是愚夫、愚婦的迷信,哪會有什么用呢!輸血還是輸血,排鐵還是排鐵,根本沒有念出什么效果來。所以,外婆念,媽媽念,要我跟著念,我也聽話,乖乖跟著念。但在我內心深處,我可說很不以為然。

    畢竟,一張嘴巴整日念個不停,就這么簡單,真能治病救命,豈不太過便宜了!

    今年七、八月間,我因地中海貧血癥引起下肢嚴重潰爛而逐漸壞死,經過三家大醫院診斷,都認為非截肢不可。我因“身體發膚,受之父母,不敢毀傷”,而請求主治大夫準我請假回家以征求父母同意。大夫說:“如果您父母不同意,就可不用截肢了嗎?”沒想到我爸媽很開明,認為下肢既已潰爛到這般地步,大夫說該切也只好切了,又能奈何!

    我排定次日清晨七時開刀。我想,明天起我就是一名沒腳的殘障者了,我如何自己調適呢?我請家人用輪椅推我下樓去散散心,因為開刀后,最快也得再躺二十五天才能下床。我到了中庭有陽光的地方,我看著來來往往的人,個個都有腳,我好郁悶唷!或許,越看越觸景傷情,我便要求回病房休息。就在這時候,有個人丟了一卷不要的錄音帶,據說是為家人助念佛號的,但家人已經往生了,所以,拿下來丟了。

    我撿了起來,覺得從自己出生到今天,身邊總是外婆喃喃不斷的念佛聲,現在外婆也往生了,不禁唏噓地自己嘆氣。為了懷念外婆,特別是明天一大清早便要截肢了,更加懷念疼我如命的外婆,于是順手便把撿來的錄音帶放進錄音機里,跟著唱念“阿彌陀佛”圣號,隱約間似乎外婆就在我身邊。

    就這樣,我六神無主地一遍又一遍地念,想著外婆,想著明天就沒了的腳,我好無奈,我好無助唷!

    當天深夜,好幾個大夫還來小心查看傷口,研究截肢之切割部位,與清除爛肉之細節等問題,并由實習醫師在傷口上打了好幾層彈繃,據說這樣才不會在明早刷洗時,不小心被消毒水濺濕弄臟。第二天,我一大清早六點多便被推進手術室,我的腳被倒吊著刷洗,一次又一次,細心到幾乎連皮都快被刷掉了一層。這般刷洗后,大家便靜靜地等候著主刀的大夫、麻醉師以及其它重要的助手。當時,我早已怕到有點神智不清,朦朦朧朧中,透過滿眶淚水的眼睛,看著自己被倒吊著的腳,活像被宰殺的畜牲被倒吊在屠場上或市場肉架上一樣。我不禁自己暗暗飲泣,我想:我一生從沒傷害過任何人或任何有生命的東西,為什么今天會凄慘到這般地步呢?

    終于,主治大夫來了,帶著五名助手。打開裹在腳上潰爛傷口的彈繃,突然一聲驚叫,把我從半昏迷中嚇醒。原來是主治大夫的聲音:“這會是爛腳嗎?怎么好好的?” 一大堆人全圍了上來,你一句,我一句:“明明是爛腳,怎么不見了?”

    奇怪固然奇怪,主治大夫還是決定原封不動地把我推出手術室。隨后會診的大夫也與主治大夫多次會商,并一再復驗傷口,一致認為目前這種情況應可確定不用再動任何手術了。于是,正式通知我第二天辦理出院。

    我到今天仍然不能自由行動,也不能自己行走,因為內部潰爛掉的肌肉,受制于地中海貧血癥嚴重缺血、缺氧的影響,一直不能順利長出新組織,但我外部的傷口卻已完全自己愈合了。我實在不知道,或許永遠都沒有人能夠知道,我那潰爛壞死到無法收拾的傷口到底跑哪里去了?

    我真的是念佛念出神跡來了嗎?如果我這不曾念佛的“現代科學人”所念的佛都這般有用,那一生十二萬分虔誠禮佛、念佛的外婆和媽媽所念的佛,無疑地、必然更有感應。我想,我能存活到今天,或許這就是其中的一大理由吧

    您念過佛嗎?真這般有用嗎?科學上可解釋得通?醫學上站得住腳嗎?

    我一頭霧水,十分莫名其妙,到今天雖然請教過不少宗教大師,卻仍然百思不得其解,無法找到真正的答案。我聽某些修行人說:“這是心誠則靈,無足為奇。”也有友人說:“這叫無念念,無修修,當然可以感應天地,而化腐朽為神奇。”不過,這些大道理似乎都太深奧了。整個事件對我而言,只是偶爾撿到一卷錄音帶,隨口跟著念罷了。

    附注一:本文所述手術進行過程,乃系病人親身之現場記憶,如有不合醫學專業知識之處,亦非病人所能過問。或許每位大夫之手法與處理方式各有千秋,而病人之病情,又人人不同,故未能墨守成規而一絲不變吧!

    附注二:我念佛只是念佛,從沒有任何其它念頭。我不知念佛有什么用,所以,不為任何目的而念,自始至終,一片空白。

 

成人與成佛 

    最近有很多讀者到一行慈善之家來探望我,他們都很熱誠地勸我要好好修行,要好好念佛。

    說來慚愧,我不但一點也沒修行,而且從未想到要成佛,所以,也很少念佛。

    有一些慈悲的師父更是告訴我只要肯認真修,來世必定會轉生更美麗的小姐,并有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;如果幸運的話,說不定還能女轉男身,修得一副大丈夫相。

    我說:“感謝師父,但我這一生已很知足,很滿足,不再貪求了。來世我還想當女生,當我現在這個角色。特別是我還要繼續當我外婆的寶貝心肝肉,當我爸媽的女兒,當我另一半的終身伴侶,當我五個孩子的媽。真的,就今世這樣子,我便很知足,很滿足了,因為我時時刻刻都感到我好幸運,好幸福!”

    師父們聽了,大多搖搖頭,覺得我實在太不上進了,甚至覺得我已無藥可救。

    古人說:“鐘鼎山林,各有天性,不可強也。”或許我只配成人,不配成佛。

    記得我師父還未棄我而去時,就每每問我:“你想成什么?”   

    “成一個人。如果可能,成一個不折不扣的真正義人。”我毫不猶豫地回答。

    《圣經·創世紀》第十八章第廿三至第卅二節說:一個地方,若有一個真正之義人,神決不毀滅這地方。而且為這義人的緣故,神還會庇佑這地方,讓所有的百姓都能和平、安祥、圓滿、幸福。

    我十分篤定地向我師父保證:“我一定要以一生一世的努力,來使自己成為神心目中真正不折不扣的義人,這樣臺灣就有救了。神是真語者、實語者、不誑語者,神一定不會說謊的。只要我能做到,神也必定會信守他的應許而庇佑臺灣,決不致讓臺灣滅亡或毀于戰亂兵火,這樣我們臺灣所有的百姓,也就可以永保幸福了。”

    師父聽了,摸摸我的頭勉勵我說:“小尼姑呀,好好加油吧!成人可是比成佛難喲!”

  附注一:《圣經·創世紀》第十八章第二十三到第三十二節:“亞伯拉罕近前來說,無論善惡、你都要剿滅么?假若那城里有五十個義人、你還剿滅那地方么?不為城里這五十個義人饒恕其中的人么?將義人與惡人同殺,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,這斷不是你所行的。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么?耶和華說:我若在所多瑪城里見有五十個義人,我就為他們的緣故饒恕那地方的眾人。亞伯拉罕說:我雖然是灰塵,還敢對主說話。假若這五十個義人短了五個,你就因為短了五個毀滅全城么?他悅:我在那里若見有四十五個也不毀滅那城。亞伯拉罕又對他說:假若在那里見有四十個怎么樣呢?他說:為這四十個的緣故我也不作這事。亞伯拉罕說:求主不要動怒!容我說。假若在那里見有三十個怎么樣呢?他說:我在那里若見有三十個,我也不作這事。亞伯拉罕說:我還敢對主說話,假若在那里見有二十個怎么樣呢?他說:為這二十個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。亞伯拉罕說:求主不要動怒,我再說這一次,假若在那里見有十個呢?他說:為這十個的緣故,我也不毀滅那城。

  附注二:如果我百年之后可以選擇的話,我最想做的就是當土地婆,我要保衛臺灣這塊土地,并呵護這里的百姓。我要讓臺灣永遠成為風調雨順,且人人和平、安祥、圓滿、幸福的人間凈土與樂園。

    又如果還可以兼的話:我好想當臺灣六道眾生的親媽媽,即“恒以諸佛之悲心,永為眾生之慈母”。

 

放生與成全

    由于承接的案子大都是日本客戶、德國客戶或美國客戶,要求的水準比較高,所以,我的國際專利事務部門,一向采用非常昂貴的世界級制圖儀器,并投保了巨額的安全險。

    有一天,突然發現一套全自動的新型電腦制圖儀不見了。為了自律自清,全體同仁都主張盡速報警,以便早日把竊賊給逮捕起來,也好在對方銷贓之前,找回失蹤的制圖器材。

    但我不希望自己的同仁成為階下囚而毀了一生的名節。我認為自己同仁的人品人格,比這昂貴的制圖儀還昂貴。我實在不忍心去報警,也不請求保險賠償。

    我約略知道會起貪念的大抵是哪些人。特別是我收容的一位越南難民,他從越南逃亡來臺灣,舉目無親,潦倒到流落街頭且貧病交加。我給了他一棟差強人意的宿舍,給了他一個可以糊口的缺,但他似乎很不滿意,隨著生活的改善,需索越來越大,真是欲壑難填。

    儀器丟了,這位越南同事也辭職了,這哪會是巧合呢!

    有同業來查詢這同事的言行資料,我都不準我們的人事部門揭他瘡疤,希望放他一條生路,給他重新做人的機會。我一生不傷害人,也不背后出賣自己的同事。

    約莫一個月左右,有個同業經好友輾轉介紹來拜訪我,因為有人向他們兜售一種非常昂貴的全自動新型電腦制圖儀,他們不懂如何使用,也不知開價合理不合理。

    這位同業說,這么高級的器材很少有人舍得用,但他知道我曾進口過一套。

    我聽了這同業的簡介,我心里有數。但我知道向他們兜售這儀器的人,目前的處境很拮據、很緊。我實在狠不下心來斷他生路,也實在狠不下心來毀他名節,我真的做不下手。

    我告訴這同業:“這個價錢很便宜,值得買。如果有不會用的地方,還可以找我們支持。我會派我們的人去免費指導,就請放心把這儀器買下來吧!”

    后來,這同業果真接受我的意見把這儀器買了下來,但他們沒有人會用,賣的人也不知道怎么用。

    我派人去支持,并帶了一大堆重要組件,這些全是我怕失竊的心臟部分,特別秘密收藏在金柜里的。沒有這些,即使偷走整套儀器,大不了也只是一堆爛銅廢鐵而已。我說:“以前,我進口過這種儀器,后來改換別種廠牌,留著這些也沒用,就送您們吧!”

    這位同業好是高興,而我也很高興,因為我從此再也不用看到這些傷我心的東西了。隨我前往支持的同事,回到事務所很不平衡地告訴我:“這明明是我們丟的那一套全自動新型電腦制圖儀,機件批號也全對,為什么不報警把人給抓起來,把東西給追討回來呢?”

    我說:“丟儀器是小事,丟人可是一生的大事,儀器可以再買,但人品與人格呢?至老至死都無法彌補。別拆穿對方,別為這區區幾十萬元去毀損一個人一生的名節,就放他一條生路,讓對方平平安安地活下去吧!”

    我這越南同事,現在旅居美國從事越南難民的救濟工作,頗有地位,也頗有成就,而且兒女成群,家庭還算幸福。他多次要求我給他機會,讓他歸還當年他賣那制圖儀的錢,他說他當時確有不得已的苦衷,而且真的已經山窮水盡無路可走,才會做出那見不得人的勾當。可是,“他偷”是他自己說的,我怎能確定真的是他偷的呢?我根本沒有親眼目睹,也沒有任何證據,我怎能這樣就入他于罪呢?

    犯罪的人自己說自己犯了罪,是不能拿來當審判依據的,除非我們能找出客觀的證據。我多年來一直想忘掉這個人,也真的早已忘掉這個人。但二十年后,他卻帶了一家大小回臺灣來看我,并且把我供奉成恩公來崇拜,很使我為難,始終不知該如何來面對才好。

    我說:“您說是您偷的,可是我不能說是您偷的。如果您真想賠我錢,就把錢全數捐給您那些越南難民吧!”我告訴我的同仁,懷疑只是懷疑,與事實尚有一大段距離。我希望我們不審判自己的同仁,也不定自己同仁的罪。所以,這人的所作所為,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,為什么不讓他自己去審判他自己,讓他去定他自己的罪呢!

    我很誠懇地告訴我這越南同仁,我期待他永遠是一個,人前人后抬得起頭的正人君子,不管他以前做錯過什么。古人說,“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,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”,就讓過去的全都過去吧!

    每個人都不免有犯錯的時候,但千萬不可讓自己一時的迷糊,永遠成為自己一生無法擺脫的沉重包袱和負擔。且一起來努力,讓我們大家都忘了過去的他,而他也徹底地忘掉他過去的自己。

    當一切都變成新的,我們就重生了,就復活了。成全別人,又何嘗不也是成全了自己。因為神總是按我們如何原諒別人,來決定如何原諒我們。何況,每個人都難免會有求人寬恕的時侯,您說不是嗎?


標簽:壽命 自己 一點 一滴 努力 

Copyright 2005-2017 Powered By 妙音網絡 冀ICP備11021544號 公安部備案 35010402350175號

(助印經書與迎請經書請聯系) 手機:18-65-0-054-11-8(網絡方面管理和站務之事請聯系手機)  妙音網微信公眾號:miaoyinwang
隨喜贊助妙音基金弘揚正法

簡繁字體線路切換簡體妙音網線路    繁體妙音網線路  直接進妙音新聞網中...   主持人發表弘法處...   妙音社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