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因果报应

浪子回首金难换 余生砥砺出轮回

时间:2019-5-1 9:40:12   作者:妙音   来源:妙音网   阅读:95   评论:0

浪子回首金难换__余生砥砺出轮回

  鄙人卢明照,1983年6月29日(农历)出生在广西壮族自治区都安瑶族自治县高岭镇的一个农民家庭,这里山多地少,山穷水恶,资源匮乏。
  
  我在家中排行老三,上有一哥哥和一姐姐,下有一弟弟,父亲常年在外打工赚钱供我们上学,母亲在家农耕操持家务,生活的艰辛至今记忆犹新;哥哥的衣服短了给我穿,我穿短了给弟弟穿,我们的内裤是母亲用碎布自己用缝纫机拼接而成,碎布颜色大小不尽相同,孩提时热天总是只穿一短内裤,村人戏称"南瓜裤"。母亲为补贴家用,经常去采石场作苦力,回来的时候是一头白灰和一身的石粉;当时是二十一世纪了,全国喊着奔小康的口号,而母亲还穿着打补丁的衣裳,一个星期只有等礼拜天我们回来的时候才能吃上一顿肉。如今想来,记忆犹新,催人泪下。
  
  由于累世的习气,到了这一世淫念很重,五六岁的时候经常猥亵小鸡,小鸭,到八九岁的时候学会了手淫,从此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,直至结婚为止。小时候还特别喜好用蚯蚓作饵钓鱼,而且是能手,因些造了不少恶业,于致现在长期口舌长疮,也算重罪轻报吧。还有经常抓蛇,而且用火烧了几条蛇,(忏悔),蛇被火烧后会露出四只脚,和龙瓜一样,传说中蛇渡劫成龙,应为真实。由于手淫,我的学业本来不错,到后来一塌糊涂。小学时候写的文章经常被老师于课堂上宣读,列为范文,并预言是未来的大学生,那时上大学是走出大山的唯一途经。再到初中,每天早上睡个两三节课,考试也是前三名。最后到高中,科目的增加,手淫的加重,对桌球的执迷,导致到了高二自动辍学,那时候看书觉头如压千斤巨石一般,异常沉重,注意力根本没法集中,思维时常短路,感觉前途渺茫,徒费父母心血,遂席卷包袱,闯荡社会。
  
  那年十七岁,我随父亲到南丹县大厂镇的选矿厂上班,每天工班八小时,工钱20元一天,白班和夜班轮流上。这个地方俗称“小香港”,全国五湖四海之人踴蜂而来,大小公私矿口如蜂窝,抢劫杀人,塌方矿难,每日不绝,夜不敢独行,日不敢露财。三教九流,鱼龙混杂,帮派林立,整片矿区,水臭土黑,戾气弥漫。
  
  由于我的辍学,让父亲大失所望,所谓恨铁不成钢,由爱生恨。平日相处,稍有不慎便遭痛头大骂,我自知有负重望,难报亲恩,从不应声。这般麻木过了数月,顿觉人生不该如此,趁今青春岁月大好年华应去大城市闯荡,不宜长久待于此等山沟中,遂辞父罢工,回家打探消息。
  
  返村待月余,村中相仿年龄几人,从广东返,衣着打扮,光新亮丽,饮洒吃肉,手握刚问世的黑白屏手机吆三喝四,好不威风。瞧瞧人家,再瞅瞅自己,无地自容。人家怎么混得风生水起,我除了车费回家,口袋仅存百把块钱。后从人口中得知,他们在广东以偷盗手机为生,当时手机刚出世,价值不菲。听村里人讲"笑贫不笑娼","不管白猫黑猫,抓到老鼠就是好猫"。也没有觉得他们的行为是见不得人的。可见中国传统文化断层之大。当时初入社会,没学佛,见到贫富差距,心里不平衡,经常有劫富济贫的冲动。有一次,有一好友和他们共饮酒,试探表明让他们带我们出去混,那知他们露出不屑的表情,言语讥讽,让我们羞愧而回。
  
  求人不若求己,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既然无人带,我当自奋之。那时年轻气盛,买来医用镊子,苦练扒技,俗称"扒手"。呜呼,大学苗子沦为扒手,命乎?愿乎?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。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自此以往,与村邻地带扒手成群结队,于街镇市集行窃度日。(深深忏悔)。如今想来,我们那一带的小偷真不少,分布全国各地,不怪乎深圳警察问是不是你们那里有学校专业培训。
  
  一日,"广东人马”又衣锦还乡,大摆宴席,荣幸受邀,慨然而往。席间,酒兴发作,"广东人马"为首者为我们描述广东生活的美好,他们每日开工一两小时,收入少则五六百,多则上千,要知道那个时候在工厂上班普工的月工资才三百至五百,可见收入颇丰。他们时常是酒楼消费,按摩院消遣,桑拿房现身,可谓极尽享受。我等是边听口水边流,小巫见大巫,顿有南下广东闯一闯的念头。
  
  念头即生,即付行动。不过几日约上堂哥和本屯好兄弟踏上广东东莞的路程。来到这举目无亲的广东,命运的分水岭开始了,我堂哥的姐已在广东多年,知道我们的企图后,马上训斥了我堂哥,让他悬崖勒马,叫我堂哥回家,由她出资购买一台小货车给我堂哥到广西凭祥市来发展,经营河沙,水泥等建材生意,现已成为本村首富,成功人士也。我那兄弟去投靠她姐夫(也是同行),在一次"开工"中被抓,拘留十五天。此时我孤身一人,无人收留,不知何去何从。思来想去,去人才市场找一份工作,谁料被中介骗去身上仅有的三百块钱,彻底崩溃。无奈委身栖于同行老乡篱下,在冷嘲热讽,半饥半饱中过日。
  
  过十五日后,我那兄弟期满出狱来寻我,商议自立门户。此建议甚合我意,但缺一个"抢手",何谓"抢手"?即是下手掏手机的人,那时人有手机多数挂在腰间皮带上,一来显摆,二来容易拿出,放回。"抢手"会专业打开手机盒的盖子,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手机,当然也需要其他成员配合,一个人在前面用肩膀挺住被盗者的胸口,另一个人丢一硬币于被盗者的脚下,然后扯住被盗者的裤脚翻来掀去,假装找寻硬币,从而转移被盗者的注意力,当"抢手"发出得手信号后,此人假装找到硬币扮傻撤离,被盗者混然不知,云里雾里。此盗术风靡一时,广州,深圳,东莞等各大城市深受其害,(再次忏悔)。此组合最少需三人,多则五,六人,各有分工不同。
  
  此时恰有一个落魄"抢手"从深圳龙华过东莞来,准备回家。因他在龙华那边与人话不投机,不欢而散。(他已患癌症去世多年,仅三十来岁,恶报现前)。此人得知我们情况后,也愿意带我们,大家一拍而合。不日后是2003年国庆节,步行街,车站,天桥人山人海,摩肩接踵,举步维艰。我们三人初次合作,配合不尽如意,但也得手三部手机,销脏人均分得千余,饱餐一顿,感慨万千。
  
  后一次"开工"中,我那兄弟又被捕,下落不明。(他于三年前在南宁的一次作案中伙同他人伤人至死,被判无期途刑)。我与"抢手"转赴深圳龙华,寻找合作伙伴。其中寄人篱下,颠沛流离,酸甜苦辣,不胜复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于第二年开春的一次"开工"中,我于深圳龙华被捕入狱,判刑六个月。期间被关押在宝安看守所。初入看守所时,头28天不来大便,心慌,频繁询狱医,医说无防,心中冒出两字"兽医"。(忏悔)。到第29天第一次如厕,肛门开裂,血与粪同出,痛苦非常,撕心裂肺。监室内不足40平方,关押上百号人,爆棚。晚上新犯睡地面,皆侧身而眠,平躺无法容纳。蹲排吃饭摆S形,新犯排最后面,饭碗从前面传到后面,前面之人见满碗者留之,见菜多者留之,更有甚者端起吃几口后放下往后传,以致到后面有的无菜,有的只剩半碗饭。狱中的饭是三号米,菜是南瓜,冬瓜,红萝卜,周而复始,不见油滴。多数人如厕,肛门尽裂。我新入监时,排在最后,食不得饱,见人丢有剩饭,常捡而食之,遭人嘲讽,忆想韩信忍胯下之辱,顿和泪咽下。
  
  期满出狱,招兵卖马,重新组队,自当"抢手",经过苦练,手法娴熟,盗技大
  
  增,每次"开工",收获甚多,被圈内同行誉为"飞虎队",我被尊为"队长",一时风光无限。(忏悔)。
  
  这年间我认识了现今的妻子张丽,她是河南人,家中独女,信基督教,天生丽质,落落大方。她与我同年生,我比她早三天出生。她家早年家境富裕,应是当时所谓的"万元户"吧,后来家道中落,一日不如一日,到如今更是衰败不堪,一言难尽。造化弄人,妻子年轻时跟村里基督信众一起来广东打工,本来是在观澜某厂好好上班的,后来鬼使神差的经朋友介绍去白石洲一发廊实习剪头发,妻子之前在老家美容美发学校毕业,有技师证。但到那个发廊后,老板叫她先帮客人按摩,理由是人手不够,先顶一下。妻子那时就像老板的摇钱树一般,生意骤为好转,每天找她按摩的人络绎不绝,追她的人不说是踏烂门槛,也可说趋之若鹜,怎么港佬,本地老板,老外的多了去。冥冥之中,自有天意。我与妻子的因缘生熟,相聚同地,一来二往下很快同居,这让好多人大跌眼镜,匪夷所思。私下议论纷纷,为啥跟个穷小子,更让他们不可思议的是我还是个江洋大盗。其他琐碎在此略过。这年间我们未婚同居,先后人工流产两次,杀害了自己的骨肉。(忏悔,等待宋老师超度救拔,虽然学佛后作各种功德回向和其他婴灵超度法会,估计没走)。虎毒犹不食子,我们连畜牲都不如啊!都是无知,无明让我们不停造恶业。如果不接触佛学,不明了因果,余生不知还会造下多少恶业。
  
  该年底,我们去广东虎门"开工",又被捕入狱,判刑八个月,关押在大岭山看守所。再次入狱,不闻佛法,不思悔改。
  
  刑满释放,返回深圳。休养一些时日后,回老家。在家几个月与人合伙开设赌场,终日以赌为业,混噩度日。后赌场生意不景气,各股东予盾升温,我从中撒离,再次赴深圳,重操旧业。过许久才知妻子在我服刑期间竟然出轨了,当时真是晴天劈雳,对她暴打一顿。天意。自此以我们感情一直不佳,每天吵架不休。这一年妻子怀上大女儿,妻子问我是否留,我出于她身体着想,不能再作流产,决定留。
  
  如此这般,我带领"飞虎队"流窜各地"开工",并收买了各地的一些治安负责人,我们更加有持无恐。长期的与警务人员接触后,才发现他们是大巫,我们是小巫,他们获取钱财的方式是举手之劳,稍动一点职权,就能盆盈钵满。而且在某些场合,其丑陋的本性暴露无遗,譬如在KTV包厢,他们会对女服务员格外亲热,拥揽搂抱,不在话下,不堪入目。我虽身为盗,然心亦正气,经常施舍路边乞丐,遇老弱病残从不下手。故不甘与之为伍。再加上,他们后来的胃口越来越大了,我们就断绝了交易。正所谓握蛇咽喉,松之被咬。这帮警务人员翻脸不认人,对我们穷追猛打,不得己我们决定转战香港。
  
  话说香港通关需要各种证件,按正规渠道,我们办完各种手续,取得赴港通行证。时正值妻子怀身孕五个余月,临行前妻子千拦万阻,劝我三思,彼时气盛,哪能入耳。约定时间,带上"队员",于深圳罗湖口岸入港,时年应是2007年11月份。
  
  香港,国际大都市,世界经济中心之一。繁华热闹,高楼大厦,栉比鳞次,熙熙攘攘,车水马龙。我们第一站在旺角下车,开好客房,稍作休息。暮色降临,我们整装出动。马失前蹄,船翻阴沟。香港警方似有所觉,尾随于后,观察良久,最终在我们作案时进行抓捕,我们四人中三人当场被逮住,一人狼狈潜逃,狡倖得脱。我等三人被反背带上手铐,蒙上头罩
  
  押上囚车,送往惩教所待判;历时三个月,后获刑二十四个月,减刑六个月,实坐十八个月。在惩教所关押期间,无意中碰到四个台湾的老人,一人曾是蒋经国的保镖,另三人全是公司老总,他们的罪名是非法印制钞票。一次闲聊中无意听到他们手上有佛经,当时一听到佛经两字,头皮发麻,如故人相见的感觉,到底佛经讲些什么呢?我当时很好奇,想一探究竟。一老者不知是有意无意,递给我一部《地藏经》,一打开经本,那混身起疙瘩,细读经文,句句入心,惊叹不已,如梦方醒,原来如此。自此每晚睡前恭敬顶礼地藏王菩萨圣像,下定决心,痛改前非,重新做人。接着又遇着《金刚经》,因当时智慧浅薄,不能领悟其中义趣,而不能受持。(今已每日背诵三部为日常课程)。
  
  随后被送往壁屋监狱服刑,好在那里有图书馆,也有一些佛教书籍,平日时常借阅,受益颇多。不久开始练习睡前打坐,念诵南无阿弥陀佛名号,但那时业障深重,经常一上坐几分钟后便昏沉入睡,虽如此,但第二天起床内心又生起一点禅乐,从此乐此不疲。
  
  可能是累世善根的成熟,我对佛法的领悟有独特见地,并由哀赞叹佛法的殊胜美妙,感叹世人为何不识。与其说是坐牢,不如说是清修。虽每日作狱工,但读书,打坐不曾懈怠。在那里面,你可以见到各式的外国人,有黑的,有白的,有红的。
  
  也能了解一些别国的饮食,语言,宗教文化和香港的本土情况。苦中作乐吧。
  
  2009年6月份,刑满出狱。回到老家,妻子女儿来车站迎接,一下子见到自已的女儿会走路说话了,心中悲喜交集,百味杂陈。喜,妻子含辛茹苦养育女儿等我归来,不弃我而去;悲,自己愧为人父人夫,枉为人也。
  
  自出狱后,我决定走正道。之前的"飞虎队员"知我出狱,三番五次来劝,让我重出江湖,东山再起,此时我已一心向佛,被我以理说退,摇头而回。俗话说"隔行如隔山",由于长时间过惯偷盗的生活,与社会脱轨,又无一技之长,寻找工作处处碰壁。刚开始,把仅有的万把元投入无限极保健品,保健品买不出去,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上培训课也无济于事,有时连摩托车油都加不上。因为方圆十几里都知道我之前是小偷,臭名远扬。人皆言此人改盗换诈骗了。更有甚者扬言,若我再进村推销无限极,就打断我双腿。可见改正之难,至此方知为何之前欲改行者最终又回到偷盗行业的因由。改道漫漫,生活窘迫,嗤鼻之声不绝于耳。
  
  穷则思变。我某日写悔改文于家中灶台焚烧,上表天庭,断恶修善,发愿布施《玉历宝钞》。并于半夜十二点虔诚背诵大悲咒,祈求观世音菩萨帮找一份月收入三千元的工作。心诚则灵,后经一居士介绍去梧州火车站装御,我独身一人欣然而往。装御工乃苦差,平常人均日装御30吨货,多为谷物饲料之类,一袋有一百五六十斤,全是肩膀扛着,如牛马梨地一般,又如地狱苦刑。时逢炎炎夏日,火车车厢暴晒烈日之下,手摸之则烫伤,我们于车厢内高温下挥汗而作,衣裳尽脱,只留底裤;有时则于露天烈日下蹒跚登阶而行,手脚时常抽筋,食时手举饭菜难以入口,卧眠翻身,浑身酸疼,苦不堪言;有时于睡梦中被叫醒,夜间加班,此时是睡意未醒,眼皮沉重,唯有冷水泼面,强驱睡魔;有时则遇石英石,徒手拉包,指甲尽断,甲肉分离,肩皮尽剥。虽如此,我自感罪业深重,未曾怨言,坚持茹素,日诵《金刚经》,施食。那时发愿若能速脱贫穷报,必建一座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塔,利益众生。
  
  2010年国庆节应堂哥相邀,来凭祥协助他,月工资一千五百元。后一直奋斗至今,现已自立门户,有一席之地,生活各方面有较大改善,车房已俱,成功蜕变。
  
  忆往昔,无明驱动,造恶无边,杀盗妄淫,抽烟喝酒, 打架斗殴,赌博嫖娼,罪恶滔天,万死难辞其咎。诚蒙佛菩萨垂护,一路走来,逢凶化吉,有惊无险。观昔同行,步旧途者,死有多人,或患癌致死,或吸食毒品而亡,或饮酒遭人暗算,或频坐监牢,旋出旋入,余者穷困潦倒,种种恶报,不一而足。真乃福祸无门,唯人自招
  
  自学佛以来,无师指引,摸石过河,施食放生念佛未尝间断。某晚野外施食,雷电交加,雨如盆覆,狂风大作,通体遭淋,遂发大愿,愿做弥陀接班,普度群迷,弥陀之愿即是我愿,极乐净土即是我取正觉时所成国度,于佛前许愿自舍阳寿二十年予往昔所受害众生,终生念佛,推广净土,以报佛恩。
  
  时值本命,不惮卑微,谨以此文,略表因果,亟开道门,普劝众生,断恶修善,崇德兴仁,务修礼让,老实念佛,同登极乐。
  
  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,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,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,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祈愿世界和平,人民安乐。
  
  惭愧佛子:明照
  
  2019年4月13日


标签:浪子 回首 余生 轮回 
相关评论

Copyright 2005-2017 Powered By 妙音网络 冀ICP备11021544号 公安部备案 35010402350175号

(助印经书与迎请经书请联系) 手机:18-65-0-054-11-8(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)  妙音网微信公众号:miaoyinwang
随喜赞助妙音网络维护与弘法

简繁字体线路切换简体妙音网线路    繁体妙音网线路  直接进妙音新闻网中...  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...   妙音社区